低碳新政 专家谏言行业各项“指标”

来源:      2017-09-15 17:23:25      点击:
  2月8日,国家发改委要求承担低碳试点工作的五省八市,将各地低碳试点方案纳入本地“十二五”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。
  低碳转型,正从一个被热炒的概念逐步落地。中国城市到底如何进行低碳转型?走在前列的广东省或许可以让我们一窥端倪。


  破局转型之困


  2010年广东两会上,一家地方钢企的转型被列入了省政府工作报告,成为2011年的重点推进项目:根据计划,广东钢铁集团将搬出广州市,迁往湛江东海岛。在搬迁的同时,该钢企将淘汰1500万吨钢铁产能,完成搬迁后成为500万吨精品钢铁基地。


 


  这种“产能下降、档次提升”的做法,正是广东节能降耗、转型升级的标准动作,也是其向低碳经济转型的一项必不可少的重要措施。


  与其他地区相比,广东省要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颇大。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副所长赵黛青介绍说,广东省已是全国第一能耗大省,终端能源消费总量为2.2亿吨标煤,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8.55%;同时又是第一电力装机容量大省,2008年的电力装机容量已达6007.85万千瓦,占了全国目前的7.6%。同时,广东也已是全国电力消费量最大的省份。


  2011年1月,广东省出台的《广东省应对气候变化方案》提出, 到2015年力争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35%左右;到2020年,力争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5%以上。


  而在半个月前结束的广东两会上,广东省甚至为此调低了“十二五”目标增速,最终定调年增长8%,并明确提出不追求传统发展模式下的高速度、大总量,坚定调结构、促转变,保持经济持续平稳发展,为更长时期又好又快发展打基础。


  “目前,低碳已经不缺‘概念’


  设计低碳路线


与‘理念’的探讨,缺的是具体的低碳发展路径和设计。”赵黛青说。2010年12月广东省低碳发展专家委员会成立,赵黛青被聘为委员会政策体制专业组组长。她还参与研究即将出台的广东省低碳路线图。


  根据广东省的发展特点,赵黛青总结,调整产业结构、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,是发展低碳经济、降低GDP碳强度的核心对策。


  “我建议,很多规划应该落实到行业和部门的层面上。”赵戴青表示。每个行业都可以从产业升级或结构调整、能效措施、政策措施等方面进行规划。


  广东省低碳路线图专家组在研究宏观战略的同时,也针对电力、交通、电子等工业领域高耗行业在“十二五”乃至“十三五”期间的发展路线进行了研究和设计。


  以电力行业为例,由于广东省在核电、风电领域走在全国前列,因此赵黛青建议,“十二五”期间应大力发展核电和陆上风电,关停小火电、支持IGCC(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)等新型的清洁煤利用的发电示范等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广东应继续发展核电,进行IGCC在火电厂的试点。


  在提高能效方面,则可以采取推动需求侧管理、实施节能改造等多种手段减少碳排放。此外,政府的政策措施也将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。赵黛青建议,可以在“十二五”期间试行国内碳交易、在“十三五”期间推行征收碳税等政策。


  具体到交通行业,赵黛青分析,广东省水系发达,可以发展内湖、内海和海上运输。“要加快铁路和水路交通,特别是货运,‘十二五’期间城市和城际等大的交通体系要逐步得到整合和优化,而对新能源交通工具的购买用户实施补贴也是有效的政策措施。”


  酝酿新增长点


  低碳新政之下,或将催生新的行业。


  “广东省非常关注低碳转型中的新增长点,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。”赵黛青透露。在她看来,在低碳经济发展过程中,将各利益相关方联系起来的是需求。一些虚拟的服务性产业将成为低碳经济发展的润滑剂,如能源合同管理、企业的碳盘查、产品的碳标识乃至科技研发、碳市场的建立等等,均属于这一范畴。


   “经过去年的研究,我们发现低碳科技服务业有所欠缺。”赵黛青说。不少技术还没到产业化就夭折了,同时许多资金也找不到对口的投放渠道。


  以合同能源管理为例,作为能效管理的新机制,合同能源管理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。究其原因,赵黛青解释,是因为缺乏有效的监测和核证。“如果缺乏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,再加上行业本身比较新,双方想达成信赖关系并不是很容易。”赵黛青直言。


  此外,还有碳排放清单管理、碳交易、碳标识等企业碳资产管理方面的服务业也尚未成型。“企业是实现减排的承载体”,赵黛青说,“如果想利用碳排放来促进低碳转型,这些都是必须面对的新命题。”